掌上消费 > >

一种时尚花了一年的积蓄,晚明的高级消费开始于官员和富商。

发布时间:2020-11-10 20:05:27

中国封建社会的礼制对人有‘全方位’的控制,包括消费方式,对住什么级别的住房,穿什么级别的衣服都有严格的规定,这所谓‘高低不逾’也。明初的礼制比前朝严格得多。《大明法》规定,无论多么富裕的民宅,严禁有三间以上的房间和红漆细木的家具。红色和金色的服饰只允许皇女穿,而民间妇女只能穿紫色,绿色和粉红色的服饰。《大明法》专门列出了违反服务的罪。凡是在服装,房子,车子,用具等方面违反规定的,就要再打五十大板,官员要加倍。有些人甚至失去了生命。明末,社会风尚渐变。由于城市商品经济的发展,老百姓手中的钱多了,富商巨贾也买得起王侯王侯享受的高档消费品。在强烈消费欲望的冲击下,权力支配财富的格局趋于瓦解。到了晚明万历年间,社会风气更加浮华奢靡,脱离了社会经济发展的实际水平,颇有一种超前消费的架势。浮华之风首先在朝廷官员中兴起。他们住的是雕梁画栋的深邃庭院,吃的是奢华丰富的美食。就连试图推行改革以求扭转颓势的宰相张居正,也是衣冠鲜美耀眼,膏脂飘香,早晚进取。这种浮华之风,由晋朝士绅家族带头,再加上婢女妃嫔的效应,慢慢感染亲朋故人,蔓延到邻里,最后蔓延到整个社会,奢靡之风也影响到普罗大众,当时文人对这种盲目攀比现象的记载是:穷富争奢,直至倾其所能。有的人不惜花一年的积蓄搞一个时髦,有的人为了过年过节奢侈不惜宰牛,有的人为了赶时髦,从当铺里找旧绸缎,换新衣服装点门面。当时人们把这种消费倾向概括为四个字:穷而富。这无疑是一种虚假的繁荣。晚明超前消费现象的产生,除了商品经济发展带来的观念转变外,还有两个特殊的原因。其一,明初以来的礼法对人们的消费限制过于严格,把不该管的事管了。因此,一旦条件发生变化,就会产生消费的逆反心理。二是明末礼法宽松到麻痹的地步。万历皇帝置国家大事于不顾,几十年不上朝廷议政。大多数官员懒政怠政。晋朝士绅以货殖为急务,纷纷下海经商生财。明末消费热的兴起,反映了资本主义萌芽对社会的影响。它在一定程度上冲击了以权力结构强制和规范经济生活的封建秩序,在很大程度上突破了等级特权观念。原本规定只有淑女才能享用的金玉首饰,后来连妓女都戴上了。原来,平民是不允许坐轿子的。后来,即使是奴隶,只要有钱,也可以坐大轿。然而,华而不实,铺张浪费的东西,也不过是过眼云烟。明朝的财富掌握在官吏,地主乡绅,富商巨贾手中,国库却年年饥荒。

上一篇:长沙文化旅游IP新业务类型开创了网络名人的新高度

下一篇:最后一页